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年全年资料大全 > 昂仁县 >

寻找王树槐的事迹和经历

归档日期:08-18       文本归类:昂仁县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王树槐 (1968— )湘乡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任职于湖南教育报刊社

  作品有: 《生活在项伯梦里的老杨》、《划过心空的痕迹》、《开花的梦》、《命运之角》、《豁耳朵白额狼》

  县委书记王树槐1999年2月份返回西藏后,患了严重的感冒,但为了及时传达上级“三干”会议精神,拖着未痊愈的病体回到县里,召开县委扩大会议。他拔下吊瓶上讲台作报告,让在场的干部深受感动。同年8月,县委常务副书记李贡平患了严重的感冒,急需住院治疗。为了不影响抗洪救灾工作,他一边输液,一边参与了指挥抗灾。

  要知道,在高原上患感冒不是一件小事,7名援藏干部在这里都患过感冒,他们都是一边治疗一边工作的。县委副书记候全明、县城建环保局局长周军,为了追加彻朗电站等项目的扩建投资,不顾个人安危,带病往返于日喀则、拉萨之间。县委常委、副县长王刚云,为了保障援藏工程的进度,拔下吊瓶就到工地上检查指导。有一次,王刚云回到内地开城建会,本应在会后休息几天,照顾一下生病的老人,他接到县里城建施工遇到总理的电话后,二话没说,直赴昂仁。由于他下飞机后没有在日喀则做适应性的调整,结果引起严重的高原反应,浑身打颤,颤抖得从床上滚了下来。

  在采访中,我们还听到这样一件事。1999年8月,县委副书记候全明和张镇企业局局长钟群同当地干部一起,乘坐着一辆小解放车,去几个乡镇企定看矿点的开发情况。当他们走到海拔5100米的诺巴拉山脚下时,车陷在积雪融化的泥潭中,怎么也开不出来。这里的日夜温差很大,露宿这里会很危险。忽然,他们发现远处有个黑点,像是牧民的帐篷,便派人求助。

  热心的牧民听说后,放下正生病的孩子,拿着铁镢,骑上马就赶了过来。在大家齐心协力下,弄了三个多小时,才把汽车拖出来。临与那个牧民分手时,候全明和钟群把自己身上带的药品塞到了牧民的手中,让他给生病的孩子用。在察完矿点回来的路上,汽车驶过一个小桥时,没想到,车前轮钢板、油嘴和循环油管断裂,他们只好用绳子将车前轮钢板绑住,输液管子及输液瓶当油管油嘴。一路上,候全明手举着输液管瓶,钟群用30多个瓶子灌水。距县城还有30多公里路,他们在一边是高山一边是深谷的山路上,整整跑了一天才赶回县里。

  同年11月,县乡镇企业局局长钟群带着司机去查看矿点,半路遇险。凛冽的寒风卷着漫天的大雪铺天盖地。雪虐风饕,四周旷无一人,连只鸟儿也见不到。车坏了,路也找不到了,在零下30多度的寒冷天气里,他和司机下车摸索着前行。沉寂的旷野,只有踩踏积雪的嘎吱声。他俩一步十喘地走了近8个多小时近20公里路,遇到一户牧民的帐篷,才算得救。这时,钟群已患雪盲,眼睛肿得像铃铛。

  在西藏工作不同于内地,以坚强的毅力度过气候关、工作关、生活关和亲情关,这对于每一个援藏干部来说,在意志上是一个严峻的考验。三年来,7名援藏干部多次到过海拔5000多米的牧区和矿点,几次在路上遇险,几次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

  1999年8月,昂仁县多白乡亚朵村遭受了百年不遇的泥石流和洪灾后,王树槐先后三次带领援藏干部和有关同志深入到亚朵村的受灾家户家中,慰问灾民,指挥抢险。通往亚朵村的路几次被洪水冲断,肆虐的洪水夹带着碎石湍急地流淌,车子无法前行,他们便冒着生命的危险,骑马过河,翻山越岭,到达亚朵村时,浑身都已经湿透了。水没顾上喝,饭没顾上吃,援藏干部一家一家地走访慰问群众。望着浑身湿淋淋的援藏干部们,许多群众感动得流下了热泪。

  同年10月,宁果、查孜、措迈等乡镇遭受了严重的雪灾,患雪盲的群众达500多人,大批牲畜死亡。灾情发生后,王树槐、候全明、郭刚等不顾高寒缺氧,带领有关人员赶往海拔5000多米的灾区。灾区的路被厚厚的积雪覆盖,有的地方深达1米多。车了早已派不上用场,他们艰难地在雪中跋涉。零下30多度的气温,使他们的脸冻裂了,手脚也冻伤了,藏族同胞的安危让他们忘却了伤痛。王树槐具体安排好了救灾措施,还把自己身上带的1000多元钱全部捐给了灾民。这次雪灾全乡无一人死亡。援藏干部下山时,很多群众跪倒在地,眼里噙着泪,嘴里不断地高呼:——亚古都!

  昂仁县共17个乡镇191个村,海拔在5000米以上、空气含氧量仅为50%的乡镇就占了一半。最远的乡镇县城370公里。有一次他们吃了村民18个鸡蛋,事后他们按一个鸡蛋一块钱如数付给了村民。

  我市第二批援藏干部每次下乡,身上都特意带上钱,分文不剩地捐献给不地困难户。自己掏腰包救助困难群众,已经形成了习惯。3年来,7名援藏干部个人捐献的款额就有40000万。有时他们连自己的衣服也脱下来捐给贫困户,李贡平身上的军大衣,已经换到第四件了。

  5月24日,我们随王树槐、王刚云、钟群下乡到秋窝乡,途中经过淄博援建的秋窝小学。我们一走进漂亮宽敞别致的校舍,一群天真烂漫的孩子们就围了上来。当孩子们听说我们是淄博来的,露出了惊讶和亲切的目光,七嘴八舌地对我们讲:“淄博人帮我们建学校,让我们上学。”有个长得非常可爱的小姑娘,黑玛瑙似的眸子一眨一眨:“长大了我要去淄博!”我们把事先准备好的礼物给孩子们发下去,孩子们高兴得又蹦又跳。临走时,孩子们簇拥着我们到校门口,依依不舍地送我们上车,还跟着车子跑得很远很远。

  中午,我们来到了秋窝乡。很多藏族同胞都认识我市的援藏干部,热情地打招呼。来到一位贫困户家,一位将花白辫子盘在头上的藏族老大娘握着王树槐的手,一个劲地说:“谢谢!”她说,王书记已经是第三次到她家了,她要永远记住的恩情。当王树槐说到他们要回淄博、今天是来告别时,老人一下子趴倒在地,泪水涟涟地连磕了3个头。随行的翻译,这是她在表示最崇高的敬意。

  很多藏族同胞对我们说“淄博派来的干部是我们的大恩人,我们永远忘不了。”

本文链接:http://lizrunsdc.com/angrenxian/191.html